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小小说《来了来了》

  【小小说】
  来了来了
  文/鲁岱

  “来了,来了!”2019年5月11日上午8时6分,站在大冶阳光沙滩暇日酒店一楼候客大厅门外的刘会宝喊话:“李盛利同学来了。”
  “来了,来了!”坐在大厅里登记名字的王瑞池听到喊声,再提笔添加一位主人的名字“董业鹏”。他还带来了由陈灵光亲笔挥毫的二幅字匾:“生物班毕业35周年同学会”;“衷心祝愿各位老师、同学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百事顺心!”
  同学们陆续到达。
  “嘀嘀。”又有一辆小车停靠在酒店门口,刘会宝迎了上去。从车上走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老妈妈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另一个人,一只手拎着一个花色提包,一只手半举着一束鲜艳的百合花。花与脸蛋空间对接,更显耀着那一副美女面容:宛如百合花瓣,稍长,微红,鲜美,被一副透明的眼镜点缀,让一串笑容撑开乌亮的披发,在一幅动感的画面上,一步一步的朝酒店大门飘然舞动。“黄良娇同学到了!她是从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特意赶过来聚会的,还让其婆婆带着孙儿,远隔几千千米啊!”刘会宝哗啦啦的流放情感:“王老师,记下来,记下来: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岁月静好!这是黄良娇同学下车时送给同学们的感言。”
  是啊,岁月静好,同学尽好!
  “快快快,快来帮忙!”忽然,刘会宝一沓急促的声音从阳光沙滩门前停车场边,穿过丰茂的风景丛林,伴着甜甜的太阳光热度传进屋内,于是,还在大厅中谈笑风生的金盛德、黄治胜、王当心、刘会享、黄大本等二十多位同学,一呼啦的挤出门,也甭管彩霞在脸上画什么圈圈,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往外跑。奔在最前头的王贤明跟在刘会宝的身后,双双靠近一辆挂着武汉市招牌的小轿车。车上已经走下来了85岁高龄的原班主任、植物形态解剖学女教师贺章春,她那妩媚的面容和洪亮的声音仿佛35年未变:“同学们好!”“老师好!”这是一个如同课堂上的学生组合声音,在回应老师的见面语:“贺老师好!”。“范老师在车上吧。”二号班长金盛德一边说话一边准备上车:“我上去扶老师下来。”“不用了。”贺老师的三个字,除了回答金盛德,还叠加在了刘会宝的担忧语内:“范老师自己能走下来吗?”“还有我们在车上呢。”一串音符从车窗上飘落下来。“呵!真的。”刘会宝张开为同学会筹备似乎忙瘦了的脸,将一团帅气藏在憨实的心里头,豁然一悟:“我弄糊涂了,还有两位武汉的老同学在车上!”王贤明掺和着半边儿笑意:“看你张友春的,怎么不早点儿冒出来,哪晓得你缩在车内!”“哈哈。”曹树汉让一瓣儿嘴,直接笑出:“在我们班里,张友春是有名的公子哥,今天怎么缩成了老瓮瓮!”“哈哈哈,这车子挺矮的。”张友春自卫还击,弹射出一排笑着的字:“我不躬着身子还去碰头不成!”“喂喂,别说着笑了,一号班长王瑞池,本来已有七十多岁了,不知何故,今日他竟然返老还童,只见他力乎乎的挤到同学群的前面,指着已站在车门上的柯江舟放鸽子:“你小江呀,家住长江边,怎么不开一艘船到这大冶湖畔,却偏偏要颠汉倒冶的开着汽车当帆船!”“哟!老班长真会说话。”柯江舟扶笑弄乐:“你王瑞池,满斗的学问翻了池,水汪汪的叮咚响,还如何听得见一艘江轮的笛声!”“别说了,别说了。”一向不喜欢说笑话的罗新堂,这时刻一丢常态,笑不拢口:“江也好,池也好,都有活蹦乱跳的生物凑热闹,谁让你们选择了生物班,一统的鲜活不老!”
  “哈哈哈哈!”不知道这笑声是多少个人的嘴皮子掺合在一起的。
  “同学们。”贺章春老师满面春风,一身喜兴,像一株不老的银杏树,让翠绿的叶片在晴朗的岁月里拓展:“生物班的同学们,看到你们个个生龙活虎般的幸福姿容,我高兴极了!现在,就候着你们的范老师下车吧。”片刻,张友春与柯江舟两个在武汉市内任教的同学,搀扶着一位86岁的原生物班植物生理学、植物分类学教师、贺章春老师的丈夫范月明,缓缓下车。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齐刷刷的投向了这位被中风病缠身的湖北省著名教育家范月明:嘴巴斜向右,半边生气寄生灵;眼光还明亮,百缕红霞照宇明;头发虽然少,可显35年蓬勃劲;耳鼻不觉老,东西南北挂天赢。一脸思念,两袖斯文,百岁颐年看得清。
  “范月明等老师们以及已经到来了的老校长毛雁群等领导们也都老了!”还蹲在一旁作聚会实录的64岁的生物班学生鲁仲强,在眼神的深处悄然酿出一沓儿泪水:“岁月不饶人呐,愿领导们、老师们、同学们健康长寿,岁月不老!”
  “范老师好!”20多个同样的声音汇成一股最亲热的师生情,仿佛将整个小轿车都遮盖住了,就连风也被扫到了声音之外。范老师的双脚落到地面了,人也站得稳稳的了,一只手拄着拐棍,一只手捏着手帕抹了一下子口水。接着,范老师抬起头来,向众位同学望去,口舌就想运动了:“同学……好……”吐出三个字,额头直冒汗珠。柯江舟的思维即然闪电:“怎么?在车上,范老师还好好的,还能说笑,这时刻见着学生就满头冒汗,是热了?还是情感涌动?”不由多想,柯江舟定眼一看,恰遇见范老师的一颗汗珠足有绿豆大小,滴在拐棍上,在太阳光的映射下,闪现出一束滚动着的光环。正好,这车位的周边和上空被茂密的枝叶裹美,光环跳跃在绿荫之间,很神妙的与黄良娇所哼《老师的拐棍》之歌声揉洽,从而颂开了一场热烈而美满的情感盛会:
  一根弯弯的拐棍,
  拐去了天地的混沌,
  拐来了生物的芳芬。
  啊!
  弯弯的拐棍,
  长满了常青枝叶,
  绽开了不老的青春。
  一人一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鲁12323U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hongguan/2019051527475.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