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二八 瘟疫

  图坦卡蒙的不明死亡给埃及十八王朝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和老婆安克赫娜蒙没有儿子,所生的两个女儿也不幸早夭,被做成木乃伊一起葬在陵墓中。换言之,埃及法老之位没有了继承人。
  这个问题让很多人意识到,只要娶了安克赫娜蒙,便可一步登天坐上法老之位。类似的事情早有先例,十八王朝的第三任法老吹牛大王就是靠着娶了先王的女儿登上法老之位的。因此安克赫娜蒙这个年轻的小寡妇此时突然变成了众人争抢的香饽饽。
  在这些争抢的人中,最具优势的有两个,一个是宰相阿伊,另一个是大将军霍伦海布。相较而言,阿伊作为宰相主理国内政务,能够天天在小寡妇面前晃来晃去,占了近水楼台的先机。霍伦海布则因为要应付赫梯人在迦南的强大攻势,不得不赶赴前线作战,短时间内很难抽身回来。
  阿伊害怕夜长梦多,隔三差五都要威逼利诱安克赫娜蒙下嫁给自己,但对方却一百个不愿意。这其中也许有一些政治和宗教上的原因,但一定少不了以下两点原因。第一,阿伊是个老头,不但出身低贱,据说还是个黑人,反观安克赫娜蒙才二十出头,正值青春妙龄,嫌弃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第二,阿伊见风使舵的墙头草性格深为人所不齿。
  为了不嫁给一个令人鄙夷的糟老头子,安克赫娜蒙打定主意要用自己的方式跟命运抗争一回。
  苏庇利流玛最近的人生可谓春风得意。西北的阿扎瓦王国与北方的蛮族卡什卡人被他收拾几次后,表现得很老实,没在后方搞什么幺蛾子。埃及人虽在迦南境内与他打了几仗,但都不痛不痒,反倒成全他收服了一些很重要的城市。
  这其中有四个城市必须要提到。一个名叫乌迦里特,位于地中海东岸,是重要的商贸港口城市。另两个分别是卡克米什和阿穆如,都地处交通要道,而且盛产木材。还有一个是阿勒颇,之前已经介绍过,此处不再多说。这四个城市在赫梯帝国存续期间,为它提供了大量的金钱和各类资源,原先埃及与米坦尼争霸时代,同样属于双方必争之地。
  让苏庇利流玛感到满意的还不止于此。他本想等到迦南局势基本稳定后抽空从亚述人手中抢回米坦尼,但现在已经完全没必要。那个可恶的阿淑尔乌巴里特到另一个世界作威作福去了,其继任者恩利尔尼拉里是个典型的无能之辈。
  对于上述评价,尼拉里本人完全不会认同,他的胸中充满了雄心壮志。由于他以前经常看到阿淑尔乌巴里特一会欺负这个,一会吊打那个,自己如今也跃跃欲试着想要依样画葫芦,敲打敲打巴比伦,树立一下威信,哪知巴比伦王库利伽勒珠并不买他的账。
  按照小库的看法,自己是由阿淑尔乌巴里特扶上位的不假,但那老贼其实并没安什么好心,无非是想通过自己间接统治巴比伦。好不容易才借着年龄上的优势把那老贼挨到棺材里去了,又冒出个舅舅,想要继续来耀武扬威,这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两个亲戚一言不合,就在底格里斯河畔打起了群架。这场战斗的结果是,小库大获全胜,逼迫舅舅重新划分了两国的边界,尼拉里在后面的几年中再没什么作为。
  米坦尼王沙提瓦扎见尼拉里是个纸老虎,也放心大胆的脱离了亚述的控制,屁颠屁颠地回归到岳父苏庇利流玛的怀抱,忠心耿耿地为赫梯做了十来年仓库保管员。
  苏庇利流玛的好运远没有结束。这一日,他正在处理政务,侍卫送来一封信。他打开牛皮袋,仔细阅读了其中的内容,半晌沉默不语,隔了好一会才对围坐在身旁的大臣们说:“我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写这封信的人是埃及寡后安克赫娜蒙,她在信中大概是这么说的:我丈夫死了,没有儿子继承王位,我不想在自己的臣子中挑选丈夫。听说你有很多儿子,如果你能把其中一个给我,他就可以成为埃及法老。
  饶是苏庇利流玛戎马半生,见惯无数大风大浪,对于这件事情也是困惑不已。他的下意识反应是其中应该藏有什么阴谋。两个国家目前正处于交战状态,对方突然要把王位送过来,这无论如何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同时,他也怀疑埃及的那个小寡妇是不是也向其他国家送去了类似的信件。经过反复考虑,苏庇利流玛决定派出自己的宫廷总管到埃及打探一下情况再说。
  这个宫廷总管很可能是凭关系混上高位的,连一些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他这次出访埃及无疑事关重大,最好是在低调保密的场合下进行,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这位仁兄却生怕别人不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他来到埃及刚面见安克赫娜蒙,就当着众人询问道:你要招我国的王子为婿,不是骗人的吧?你是不是给别人也写了同样的信?
  虽然没有史料记载当时的场景,但不难想象安克赫娜蒙表情的尴尬和内心的愤怒与慌乱,更不难想象在场众人的惊诧。自古以来,埃及公主从不外嫁,而眼前这个小寡妇居然想男人都想到敌对国家去了,简直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众目睽睽之下,安克赫娜蒙只好硬着头皮承认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她在给苏庇利流玛的回信中大发雷霆:你为什么说我试图欺骗你们?如果我有一个儿子,我会用这种羞辱自己和自己国家的方式给一个敌国的王写信吗?那些仆人有资格做我的丈夫吗?我没有给其他任何国家写信,只写给了你。反正你的儿子很多,不如给我一个,这样他就能成为埃及的王。
  事情的真实性已得到证明,苏庇利流玛仍旧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埃及之王这个位置的诱惑实在太大,他决定赌一把,派出儿子吉南扎前往埃及入赘。
  这个吉南扎想必是长得很帅的,否则苏庇利流玛也不会在众多的儿子中单单挑出了他。要知道,如果吉南扎一旦成为埃及王,那同样也代表着赫梯的国家形象。不过帅归帅,吉南扎的命相却很差,他刚刚踏上埃及在迦南的控制区就被人截杀了。
  谋杀吉南扎的幕后主使最大的嫌疑犯是霍伦海布,因为他当时正驻守在迦南,而且他也有娶安克赫娜蒙的资格和想法。当然,也不能排除阿伊的嫌疑,尽管他事后极力否认自己跟此事有关,但这种声明的可信度几乎为零。
  苏庇利流玛可没兴趣慢慢调查这种扯皮官司,他的想法非常简单,只要老子领兵打垮了埃及王朝,大大小小一股脑儿抓起来全部杀掉,总有一个是谋害儿子的凶手。而且他此刻出兵占据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由于制作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花费了很长时间,他的国葬正在进行中,多数埃及军队集结在国都悼唁法老,迦南边境防守不严。
  苏庇利流玛带着复仇的怒火沿途杀人无数,在一个叫做阿姆卡的地方击溃埃及军队,捕获大量俘虏。如果他继续发起攻击,即使灭不了埃及王朝,也绝对够对方喝一壶的,但大概是他之前诸事皆顺,让老天爷都嫉妒得眼红,所以强行塞给他一份无法拒绝的大礼——瘟疫。
  这场瘟疫并非由携带病菌的绵羊引发,根据考证,应该是赫梯人一路只管杀不管埋,遍地尸体腐烂变质所造成的。苏庇利流玛本人也患上了瘟疫,他以为是神对自己的惩罚,心中恐惧不已,遂下令撤军,打道回府。
  有些历史学者曾做过一个大胆的猜测,认为埃及与赫梯的这次军事冲突是苏庇利流玛故意策划的。他明知吉南扎此去埃及凶多吉少,仍让其身犯险境,一是抵挡不住诱惑,二是不惜选择牺牲自己的儿子,为侵略埃及找借口。假如这种猜测成立,那只能说明苏庇利流玛阴险狠毒到了极致。
  赫梯人退去后,安克赫娜蒙的择婿计划破产,被阿伊强行迎娶。这个小寡妇从此在古埃及的历史上消失,再未见到对她的任何记载。很可能是登上法老之位的阿伊认为她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又害怕她暗地里玩新花样,悄悄把她除掉了。
  阿伊只在王位上待了四年就死了,接替他位置的是霍伦海布。这个十八王朝的最后一任法老很不厚道,他自称是从公牛法老手中继承的王位,装作不认识阿肯纳顿、斯蒙卡拉、图坦卡蒙、阿伊这四任法老,命令史官将他们从王位世袭表中全部删除。
  霍伦海布在位期间主要忙于两件事。第一件,在举国上下彻底废除对阿吞神的信仰,阿吞神庙被全部拆除。拆下来的那些石头都拿去做了阿蒙神庙的建筑材料。这当中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他下令捣毁了阿肯纳顿的陵墓,让其遗体下落不明。
  这些行为深深感动了阿蒙神庙的祭司们,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纷纷表态这个法老真是太伟大了,我们一定要让他在王位上长久坐下去。由此双方营造出“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愉快氛围长达二十多年。
  霍伦海布做的第二件事是出兵迦南,从赫梯人手中收回了部分失地。他能够在对外战争中小有成就,得感谢那场瘟疫的帮忙。
  苏庇利流玛回到赫梯不久便感染致死,他的一个儿子阿尔努万塔继位。此人在赫梯帝国的历史上被称之为战斗英雄,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击溃过北部蛮族卡什卡人的入侵,派兵前往迦南稳固了赫梯对阿穆如、卡克米什的统治,还跟一个叫做米拉宛达的城邦交过手。
  遗憾的是,这位战斗英雄没能开启属于自己的时代,因为他和老爹一样,同样逃不脱被瘟疫感染致死的厄运。这场瘟疫在赫梯帝国内愈演愈烈,导致大量人口死亡,许多土地被荒废,粮食接连歉收。曾一度被赫梯打压下去的那些势力开始变得不安分,西部的阿扎瓦王国蠢蠢欲动,北方的卡什卡人南袭骚扰,迦南境内不少城邦态度暧昧,赫梯帝国突然间陷入了风雨飘摇的境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但愿写完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hongguan/2019051527478.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