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我出生时,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骨刺深深插入肉中…………

  生我那年,惊蛰刚破,就有人连夜送了一条大菜花蛇到我爹开的饭店。

  我爹那饭店就是自家房子改的,以野味为主,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蛇羹蛇酒,每年很多人从大老远闻名而来。

  我爹收拾好下锅的蛇,就算没有上万,成千也是有的。

  破了惊蛰蛇就开始出洞,见有人送了蛇来,当晚我爹将蛇关进蛇笼里,跟我爷爷进山下蛇套去了,留我娘一个人在店里。

  等他们回来后,就见我娘晕迷不醒全身都是刮伤,那条大菜花蛇缠在我妈身上。

  我爹当时急气拿着捉蛇的叉子就冲过去,可那条蛇眨眼就不见了。

  从那之后我娘就有点痴傻,总以为自己是条蛇,双腿软趴无力,整天在地上乱爬朝犄角旮旯里钻,浑身有着一股子浓浓的蛇腥味。

  无论我爹怎么给她喝雄黄酒,擦云香精,她都是这样。

  我爹气疯了,跟爷爷到处下套,四处挖坑,想报我娘之仇,但却没有捉到多少蛇,甚至以前经常送蛇来的老乡们都说捉不到蛇了。

  没过多久,我娘的肚子却一天天的大了,我爹不知道这是蛇种还是他的,原本是想打掉的,可我外婆却不准,将我娘接了回去。

  我生下时,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细若拇指,却带着森森寒意,蛇头五官俱全,还有着细细的獠牙。

  尖锐的蛇骨刺在我手腕肉内,也不知道是蛇骨刺进去了,还是这蛇骨就是从我手腕里长出来的。

  外婆一辈子强势,忍着惧意叫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将蛇骨取了出来,从那之后我手腕上有了一圈森森的疤痕,至今未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龙逍遥哥哥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hongguan/2019051527484.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