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康得新深陷债务困境,张家港市紧急救助


  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停复牌制度于近日正式发布实施,多家此前长期停牌的上市公司复牌交易后出现跌停走势。新光圆成(002147.SZ)复牌后连续六日跌停,东方金钰(600086.SH)遭遇连续五个跌停板,万达电影(002739.SZ)、首航节能(002665.SZ)也已经持续跌停四天。

  6月1日,康得新(002450.SZ)闪崩跌停后宣布因重大事项停牌,然而11月6日,康得新复牌后也难逃跌停的命运。连续两个跌停后,11月7日晚间,康得新(002450.SZ)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将引入张家港城投、东吴证券(601555.SH)作为战略投资者,解决公司流动性困境。

  同时,公司再度宣布从11月8日起临时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这距离康得新此前5个多月的停牌仅仅过去了两个交易日。

  高质押困境

  从康得新面对的股票质押问题来看,停牌避免连续的下跌,或是为了给高质押的控股股东留下一个喘息的机会。

  中登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康得新的质押比例为36.20%,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累计质押股票数量占其持股比例高达92.63%。在康得集团24笔质押业务中,19笔达到预警线,12笔质押已经达到平仓线。这就意味着,如果康得新股价持续下跌,控股股东质押的股票将几乎全都面临平仓的风险。

  面对本地上市的高质押困境,张家港城投和东吴证券出手相助。公告显示,张家港城投受张家港政府委托,拟以自筹资金及市场化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合计总金额不超过27亿元人民币,通过与相关债权人及康得集团的协商,以债权承接等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为康得集团提供流动性困境纾解。东吴证券则将设立资管计划等投资主体,协助张家港城投纾解股权质押困难。

  举债累累

  康得新自2010年上市以来,因为其在高分子材料行业的龙头地位和靓丽的业绩,一直被看作白马股,股价涨幅近十倍,市值也一度超过900亿。但多年来,大股东却一直保持着高比例的质押,甚至在2015初时一度达到99.99%。

  此外,由于主营业务光学膜的竞争门槛较低,康得新近年来也在不断寻求新的业务拓展,耗资巨大,在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同时,也在频频举债。

  2012年至今康得新进行了多次发债募资,陆续发行“12康得债”,募资9亿元;发行非公开定向公司债券PPN001,募资10亿;发行“15康得新MTN001”,募资16亿元,并在2015、2016连续两年进行定向增发,募集资金29.82亿元和47.84亿元。去年康得新的全资子公司还在海外发行了35亿美元的债券。

  大幅举债,也让康得新2018年半年报里的有息负债达到了110.84亿之多。但是,从康得新公布的一份募投项目建设期调整公告看来,2015年定增募集的专项资金截至2017年底只使用了20.37%,另有2016年非公开募资的“年产1.02亿平方米先进高分子膜材料项目”,截至2017年12月31日,募集资金投资进度仅为0.28%。

  此外,今年7月,受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公司连续停牌等因素的影响,康得新还宣布,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将延期履行增持公司股票计划,并在股东大会中决议通过。

  然而,从半年报的财务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6月底,康得新仍有167.81亿元的账面货币资金。账面资金看上去尚且充足,而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的高比例质押和大量发债却显得公司似乎仍然非常“缺钱”。

  巨额账面资金下,康得新的频频融资也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此前,在回复深交所关于2017年年报中超过180亿账面资金的问询函中,康得新表示,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主要由日常运营资金、光学膜二期募集资金、保证金及计划还贷资金、以及并购储备资金四部分构成。其中,2018年度用于经营的资金需求量维持在 50-60 亿元。

  然而,康得新的举债之多,已远远超过了运营所需要的货币资金。针对举债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康得新表示,“公司由于并购、建设光学膜二期产能等扩张的资金需求,以及考虑到抵御融资市场变化对资金链带来的潜在风险,长期维持了一个较为宽松的货币资金政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财经库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jinrong/20181109101810.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