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千亿美元基金第一年回报率便高达60% 孙正义是如何做到的?


千亿美元<a href=http://cjku.net/jinrong/jiji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基金</a>第一年回报率便高达60% 孙正义是如何做到的?

2018年5月9日,日本东京,软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孙正义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网易科技讯8月4日消息,国外媒体CNBC撰文称,孙正义管理1000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的秘诀在于:让各家创业公司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彼此。孙正义每次签署投资协议之前,他都会亲自会见那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另外,他每隔几个月都会与所投资公司的CEO们聚餐,鼓励他们与自己投资过的其他公司展开合作,并了解他们的企业的最新状况。他最近还告诉CEO们,愿景基金第一年的投资回报率达到60%。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两周前,日本亿万富翁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东京Prince Park Tower大厦的中餐馆Yomeiden举行了一次晚宴。

这次会面是在软银世界大会SoftBank World举行期间进行的。该大会是该日本电信巨头为其客户和供应商举办的年度会议,但对于初创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们来说,在场的听众颇为特别。他们每个人都从他孙正义主理的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中拿了钱。

孙正义对台下的高管们说道:你们现在是一个大家庭的一员,那意味着你们应该互相帮助。

据参加此次活动的人士透露,孙正义鼓励他投资的公司展开合作,包括与对方达成互惠协议,以加快各自的增长。然后,晚宴变成了一场社交活动,创始人们互相交谈,规划着未来的交易。

据两位与会者说,孙正义还宣布,愿景基金在第一年就取得了高达60%的投资回报率。(一位知情人士说,这个数字属于粗略的估算,还没有经过该基金的法律和合规团队的审查。)

当天早些时候,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团队的不同成员与许多首席执行官单独会面了45分钟至1小时。他从每位首席执行官那里了解到了他们的公司的最新发展动态,然后敦促他们尽快进行扩张。

Nauto的创始人斯特凡・赫克(Stefan Heck)说,孙正义几乎每个季度都会在美国和日本的不同地方举办这些聚会。Nauto致力于为商业卡车安装摄像头和人工智能软件,以提高司机驾驶的安全性。赫克于去年接受了愿景基金的投资。

赫克无法参加最近在东京举行的会议,但他在3月26日的周末与孙正义会面,并参加了在纽约四季酒店举行的CEO晚宴。据他说,当时,孙正义也呼吁愿景基金大家庭的成员相互携手合作。

愿景基金在一年多前正式完成了930亿美元的筹资,此后又增加了最后的70亿美元,达到1000亿美元的资金管理规模。它目前已经投资了大约30家公司。规模最小的投资约为1亿美元,比如对Nauto和Brain Corp等公司的投资。这两家公司正在为机器人打造自动驾驶“大脑”。而规模最大的投资是约100亿美元入股打车应用巨头Uber。

这些投资背后的推动者正是孙正义本人。虽然现年60岁的孙正义已经建立了一个约有200人的团队来帮他寻找投资标的和对潜在标的进行几个月的尽职调查,但该日本第三大无线运营商的创始人在愿景基金每次达成投资协议之前,都会亲身与所投资公司的创始人进行会面――有时甚至会面好几次。这些创始人在最后阶段通常都会接到获邀前往东京的电话――“孙正义明天想见你。”

六名从愿景基金获得资金的创始人表示,虽然最初的会面因人而异,但孙正义的商讨和投资都有着一些共同的主题。那些谈话也说明了这位亿万富翁在策略和风格上与风险投资同行的不同之处。

会见孙正义

认识孙正义的人都说他拥有非凡的精力,热衷于追求成就。一位熟悉他的人士说,他的个性可以追溯到作为韩裔在日本长大的经历,该国的歧视现象非常猖獗。由于从小就被欺负,孙正义形成了“我给你瞧瞧我的厉害”的心态。这种心态贯穿他的一生。

孙正义经历过一些重大的失败和挫折。2000年,他曾一度成为地球上最富有的人,但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以后,他一夜之间失去了90%的财富。得益于对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孙正义卷土重来,再一次登上全球富豪榜单。他创立的软银公司目前市值接近1000亿美元。

但真正震撼整个科技世界的是他去年创立的愿景基金――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的主权财富基金以及苹果、鸿海和高通(Qualcomm)等国际企业。该基金的投资部署相当迅猛,如今他们已经开始谈论成立愿景基金2了。

孙正义经常在他位于加州伍德赛德的豪宅里会见创业者。2013年,孙正义以1.17亿美元的价格买下该所房子,使其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房子之一。

从街上你无法看到孙正义的豪宅。创始人――甚至包括愿景基金团队的其他成员――描述了他们在门外等候,并在保安的护送下进入该豪宅的场景。有一次,在孙正义的门口,另一名保安护送来访者进入孙正义的房间,所有的客人都需要换上拖鞋。

然后,孙正义用传统的日本鞠躬迎接客人,并带领他们进入他家里至少两个会议室中的一个。

企业存储公司Cohesity的创始人莫希特・阿伦(Mohit Aron)说,他的会议室配有华丽的木制品和非常大的电视屏幕,他通过该电视屏幕向孙正义介绍了他的公司。

“感觉很高大上。”阿伦说。

阿伦已经对自己的公司进行了大约两个月的彻底尽职调查,包括与高管、分析师、董事会成员和客户进行交谈。如今,他开始进行一次持续一个小时的宣讲。孙正义大部分时间都在听他说,还问了几个关于阿伦觉得Cohesity能做到多大的规模的问题。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真的停顿了下来,在想:‘他到底在问我什么?’在我回答之前,”阿伦说,“我觉得这个问题背后还隐藏着一个问题。”

阿隆猜测孙正义想要寻找一个雄心勃勃的企业领导者。幸运的是,孙正义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他拍了拍桌子,“大概说了句,‘让我们开干吧。’”阿隆说,然后孙正义握了握他的手――这不仅仅是一种礼貌性的告别。

“我有点不理解握手在日本商业文化中的重要性,”阿伦说,“但后来,有人告诉我,握手意味着我们达成了协议,我们稍后再搞清楚细节。”

阿伦此前已经与愿景基金的其他成员讨论过一系列潜在的投资,但投资数额问题没多久就敲定了。上月,当阿伦在软银世界大会上再次与孙正义会面时,这位亿万富翁显得更有活力,并就Cohesity如何与他其他的投资组合公司合作给出了很多的建议。

“他非常热情,给我们提供了关于软银自己的销售团队如何帮助我们达成合作关系的建议,并讲述了阿里巴巴在起初经营得非常糟糕以后如何扭转乾坤的故事。”阿伦说,“那些会面让人很兴奋。大多数投资者都有点谨慎,有点贪婪。而孙正义则可能会清算他的部分投资,但大多时候他都想长期持有他信任的公司。那些话让人觉得耳目一新。”

阿伦拒绝透露孙正义向他的公司投了多少钱,但据一位知情人士说,作为一轮2.5亿美元的融资的一部分,阿伦向愿景基金出售了15%的股份。

 千亿美元<a href=http://cjku.net/jinrong/jiji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基金</a>第一年回报率便高达60% 孙正义是如何做到的?

软银总裁孙正义和Cohesit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莫希特・阿隆

直到最近,孙正义在硅谷的初创企业圈子里才变得广为人知。在愿景基金完成筹资之前,Nauto是孙正义投资的首批公司之一。赫克是通过共同的熟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了解到孙正义有意投资他的公司的。鲁宾是谷歌的前高管,一手创建了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现在是一位风险投资家。

“我隐约听说过他,”赫克谈到孙正义时说,“我下午4点接到鲁宾的电话。他告诉我明天我应该放下一切工作飞往日本。当时我的日程表里已经塞满了与客户会面的安排。我说,‘我真的该这么做吗?’鲁宾说,有的人等一辈子都见不上孙正义一面。所以我取消了原来的一切安排,登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我在飞机着陆后一两个小时遇到了孙正义。”

就像阿伦一样,赫克对孙正义的行事风格并不大了解。他犯了一个错误:穿了一件西装外套,尽管鲁宾警告过他要穿牛仔裤。

“孙正义看上去非常休闲,穿着拖鞋,喝着茶。”赫克说道。

两人在大会议室里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讨论。孙正义从微观经济层面给赫克阐述了他自己的公司的发展,以及它是如何从他过往在商界的成败得失汲取教训实现快速扩张的。

“我们一起站起来,在白板上进行比划。”赫克说,“他盘问了我一个小时。他希望我以最快的速度前进,成为行业第一。”

赫克称,孙正义希望多投点钱,但他最终说服孙正义将其投资额压到“略低于”1亿美元。那是他与Greylock Partners领投的1.59亿美元B轮融资的一部分。

独特的混合投资模式

软件公司Ligh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夫・格兰南(Dave Grannan)指出,孙正义关注的是他的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如何能够相互分享技术,这一点让他与几乎所有其他的风险投资家都区分开来。Light从愿景基金中获得了1亿美元,这是它7月宣布的D轮融资的一部分。

风险投资公司通常会下很多的赌注,寄望于其中的一些能够点石成金,帮助公司大赚一笔。孙正义在愿景基金上所采取的策略,似乎是介于风投与多元化企业之间的一种混合模式――类似于软银公司自身。

“传统的投资基金认为,他们所投资的公司中有一两个最终会取得成功,而其他的公司则要么日渐衰退,要么倒闭。”赫克说道,“愿景基金正努力让所投资的每一家公司都运转良好。孙正义创造了一种新的实体。他们能够迅速部署资金来加快个体投资进程,但同时也在投资组合公司当中创造一种协同效应。”

对格兰南来说,这意味着他最终能让他的高分辨率摄像头部署到Uber、Ola、Grab和滴滴出行等愿景基金投资的共享出行公司所运营的无人驾驶汽车。它也意味着他的摄像头最终能够进入软银占股82%的美国移动运营商Sprint和软银日本运营商移动网络上的智能手机

在阿伦看来,是孙正义促成了Cohesity和Brain Corp之间的合作。Brain Corp是由首席执行官尤金・伊基克维奇(Eugene Izhikevich)联合创办的,其技术可使得现有的机器能够自动化运作。

伊基耶维奇说,孙正义对他的公司的宣传并不局限于愿景基金其它的投资组合公司。他指出,几乎每次跟人交谈,话题转向机器人技术的时候,他都会提及Brain Corp。

“他是我们首屈一指的业务拓展员。”伊基耶维奇说,“我第一次听到他向别人提起Brain Corp公司的时候,我觉得很荣幸他能记住我们。然后我不断从不同的人那里听到他跟别人说起我们的公司。他什么都能记得一清二楚。老实说,我不敢和他谈任何的数字,因为六个月以后,他把这些数字引用给人们听,就好像我们几个小时前刚说过一样。他记得我们向客户收取多少钱。这太不可思议了。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对待每家公司都是这样?”

千亿美元<a href=http://cjku.net/jinrong/jiji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基金</a>第一年回报率便高达60% 孙正义是如何做到的?

Brain Corp首席执行官尤金・伊奇科维奇和孙正义

推动创业公司发展壮大

每个接受采访的创始人都说,孙正义个性中最独特的特点是他的高瞻远瞩。他告诉创始人,他对退出自己投资的公司没有兴趣,他是打算持股数十年的。对于一个以其300年计划而著称的人来说,这也许并不奇怪。

“软银着眼于企业更长期的、更宏大的发展。”Brandles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蒂娜・夏基(Tina Sharkey)本周在获得愿景基金投资后在Medium撰文称,“他们投资的是那些正在创造新行业的创业者,而不仅仅是修复支离破散的系统的创业者。当我和伊多(莱弗勒)分享我们对Brandless的愿景、我们的进步和梦想时,他们开心得笑了,开始和我们一起描绘各种可能性。”该基金的投资是夏基的在线零售公司的一轮2.4亿美元融资的一部分。

但这种着眼于长期发展的态度也会带来压力。孙正义还敦促那些创始人尽快进行扩张,就好像他们没时间可以浪费一样。建筑初创企业Katerra创始人迈克尔・马克斯(Michael Marks)说,这是由一种特定的策略驱动的,即让自己投资的公司成为行业王者。马克斯曾在孙正义在其伍德赛德别墅进行宣讲。

孙正义通常会要求获得比创业公司意愿更高的持股比例。据知情人士透露,愿景基金试图持有大多数公司约15%的股份,不过有的投资占股比例已高达30%。

在Katerra的案例中,孙正义希望获得该公司15%的股份。虽然马克斯不想放弃那么多的股份,但他最终还是让步了。今年早些时候,愿景基金领投了Katerra的一轮8.65亿美元融资。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让马克斯感到十分意外。马克斯说,有了该笔投资,客户变得更加放心与Katerra做生意了。他说,一家大型连锁酒店原本同意让Katerra建造“几家酒店”,而在该公司宣布完成大规模融资以后,这家酒店变得更加放心了,将订单大幅增加到建造40家酒店了。

“这是他们战略的一部分,”马克斯说,“有了他们的投资,我们就将拥有足够多的资金,让客户、供应商和竞争对手们都知道,这是最好的一家公司――这是一家将拿下整个行业的公司。”

赫克也表示认同,“孙正义的押注会给初创公司带来全方位的积极影响。”在接受了孙正义的投资后,Nauto并没有改变其优先发展事项,但它却能够加快地域扩张,产品也提前推出了。

赫克说,“我们现在并不是按部就班地做事,而是多举并行。”

在Light的案例中,孙正义与格兰南的会面实际上改变了该公司的发展方向。Light致力于设计高分辨率的摄像头,但孙正义更感兴趣的是该公司在计算成像方面的专业技术,因为那有助于开发自动驾驶汽车――鉴于孙正义在这一领域已有诸多的投资布局,他那么想并不奇怪。

“我们当时没有往那个方向发展。”格兰南说。但在接受了愿景基金的投资以后,Light开始为自动驾驶汽车设计产品。

“与孙正义这样的人共事的好处在于,他的视野非常开阔。我们一味专注于我们正在研究的领域。而他则看到了加速推进我们已经在做的事情的路径。孙正义是在和我们一起进行迭代,并展示了他的愿景。”

一人缔造的企业联盟

愿景基金庞大的规模吓坏了许多其他的风投公司,它们担心其1000亿美元的规模将会使得科技公司的估值水涨船高,进而催生又一个互联网泡沫。愿景基金促使其它的基金纷纷募集更多的资金,与软银一起争抢初创企业。

“挑战在于,各个投资阶段都有太多的资本了。”风险投资公司Uncork Capital的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杰夫・卡拉维尔(Jeff Clavier)表示,“与投出去的钱相比,我们并没有获得足够多的IPO(首次公开招股)和退出。持股时间的增加和退出时间的延迟确实令人沮丧,因为我们需要有更多的IPO来套现将资金返还给有限合伙人。”

对风投界来说,愿景基金的出现有利的一面是,它也成为了风投套现的另一种退出选项,比如Benchmark在今年早些时候将其Uber持股出售给愿景基金

伊基克维奇说,没有哪家风投公司像孙正义那样,在投资组合公司(以及软银本身)之间推行无缝合作。从理论上讲,这对孙正义和他的投资标的来说是一种双赢――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能够获得客户和合作伙伴,而孙正义则能够从他所有的公司的蓬勃发展中收获利益。除了经营表现以外,他还能够根据与投资组合中的其他公司的契合度来剔除掉一些投资。

这种内部合作模式源自日本的“企业联盟”(keiretsu)概念,即各家企业相互持有各自的股份,以此来促进它们长期的发展。有迹象表明,孙正义正在自己建造自己的企业联盟。他已经把自己的一些投资融合在一起,比如Uber收购了Grab 27.5%的股份。

企业联盟也可能有丑陋的一面。它会导致价格操纵和抑制竞争。

它也会限制公司的发展。愿景基金家族成员的竞争对手可能会认为孙正义投资的公司协同运营。日本的汽车供应商曾遇到这种问题:它们持有丰田公司的部分股份,结果丰田的竞争对手不愿从它们那里采购汽车零部件。同理,要是客户觉得与获得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建立生意来往会对孙正义的企业联盟中的竞争对手有利,那么孙正义投资的特定公司可能就无法拿下那些客户。

孙正义最初想要让愿景基金寻求全面的收购,但为了避免潜在的监管问题,该基金突然改变了策略。毕竟,美国的监管机构更有可能打击并购交易,而非少数股权投资。(孙正义曾在2016年末和今年6月与特朗普总统会面,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与政府交好的策略。Sprint与T-Mobile的合并交易是否获批的结果出来之时,他的第一个监管问题将得到解答。)

企业联盟还会将许多公司的命运捆绑在一起,导致估值出现大幅的波动。“对于像愿景基金这样的、投资规模空前巨大的后期投资者来说,这是一大隐忧。”IPO咨询公司Class V Group创始人里斯・拜耶(Lise Buyer)指出。

“投资不足是一个问题,但过度投资同样也是一个问题。”拜耶表示,“钱太多的公司往往会养成懒散的习惯,几年以后,当资本干涸的时候,这些习惯会反噬他们。创业公司估值上升的速度比我们过去看到的要快速。这使得许多的投资有更多的投机意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财经库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keji/20180806559.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