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华为高级管理顾问黄卫伟:华为AI战略与人才发展观


  “AI时代,人才在哪里,我们就该去哪里”。这是华为2018年全联接大会“AI时代人才发展观”论坛上专家们的一致观点。

  华为高级管理顾问、人大商学院教授黄卫伟老师,从华为的AI理念、AI对人才结构的影响,以及未来解决方案,与业内专家进行了一场高端对话,并接受了蓝血研究的专访。

  1 华为AI不做大架构

  未来二三十年将是人类社会发生最大变化的时代,其信息的深度和广度现在很难想象,但可以预见的是,伴随生物技术的突破、人工智能的实现,未来人类社会一定会崛起非常多的大产业。华为CEO任正非认为,从简化来看,人类社会将来就只剩两个:一个是情感,一个是数字,数字和情感之间一定要有一个联接,华为就是承担这一联接使命。

  华为正在从技术的追随者向创新者转变,2012实验室承接了这一使命,正在致力于构建“从大数据至大智慧(601519,股吧)”的远景,围绕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展开研究。黄卫伟老师介绍说,远景是远景,但针对人工AI,华为并没有做大架构的规划,而是单点突破,横向拉通,并建立起开放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开放给合作伙伴,开放给客户,开放给合作开发者,甚至开放给竞争者。

  华为AI重点聚焦在两个方向,一是产品和服务的智能化;二是提升内部管理效能。这是一个先向内求的过程。用任正非的话说就是:“我们所有的人工智能要自己的狗食自己先吃,自己生产的降落伞自己先跳。”

  华为已构建巨大的网络存量市场,巨大的存量网络正是华为人工智能最好的舞台,通过进入GTS(全球技术服务),用人工智能来解决一部分确定性工作的自动化,以及一部分不确定性工作智能化。并通过在服务上的积累和改进,用五年时间产生世界上最强的人工智能专家。

  华为同时要求在供应链上率先实现人工智能化管理,比如:通过智慧物流与数字化仓储,把货物、物流等通过卫星系统连接,在货物上贴上通讯芯片,通过货物与运输工具的关联,实时跟踪物流信息。人工智能首先要在自己内部建立信心,才能在客户面前具有可信度。

  因此,华为在AI方面的建设思路,一句话总结就是,先把交付与服务建设成有生命的“万里长城”和“马奇诺防线”。建设大体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借助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提升内部效率,将重复性劳动变成智能劳动、自动化;第二阶段是升级服务内容和在线服务模式,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

  2 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是AI的重要引擎

  人工智能是一场重大的技术革命。黄卫伟老师认为,人工智能的出现,会造成社会的巨大分流,生产模式人工智能以后,简单重复性的劳动力将逐步减少,需要的是更高文化素质的人才,所以教育很重要。黄卫伟在交流时一直强调说:“我们的教育一定要适应AI时代。”

  这一点,华为CEO任正非也多次呼吁和强调,他说:当人类社会适应人工智能的时候,西方国家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没有工业成本差距,就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改变。我们如果要赶上新时代的改变,首先要改变教育结构,一定要孩子们都有文化有知识,懂专业、会操作。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凭人口红利就能取胜的时代,这个时代是后技术时代,人工智能最后的突破,两极分化更厉害,资本是雇佣机器人,不再雇佣真人。如果不高度重视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孩子,就很难在信息时代就业,如果这个时代西方重新恢复竞争,重新恢复制造雄狮,那我们的制造是危险的。

  黄卫伟老师分析说,华为非常重视基础研究,因为如果没有基础研究就支撑不了在世界上的地位,别人就可以掐脖子。没有基础技术研究的深度,就没有系统集成的高水准,不搞基础研究,就不可能创造机会、引导消费。以高铁为例,中国的高铁在系统方面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但里面一些关键部件还是没有拿下来,这个差距恐怕还得几十年。

  因此,华为一直在着力打造两个基础平台,一个是基础研究的技术平台,一个是基础管理平台。基础研究的技术平台需要慢慢做,踏踏实实把“尘嚣”一层层沉淀下来,丰富“万里长城”的基座。7月26日,华为在深圳总部举行颁奖典礼,向5G极化码(Polar码)的发现者土耳其毕尔肯大学尔达尔・阿里坎(Erdal Arikan)教授颁发特别奖项,让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走上红地毯。

  在任正非看来,AI研究就相当于攀登珠穆朗玛峰,华为的科学家要瞄准未来从事基础研究,可以不要求解决实际问题,按自己的研究方向往前走,但是要沿途“下蛋”,传播思想和理论,为别的领域创造突破。

  华为有两个决策体系,一个是以技术为中心的理想主义,一个是以客户需求为中心的现实主义。华为在追求理想主义的路上,不断地孵化出现实主义的产品与解决方案。10月10日,在上海召开的华为第三届全联接大会上,华为正式发布了两款AI芯片――腾910和腾310,以及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这是坚持理想主义后的重要成果。

  3 学习能力、进取意识是关键

  黄卫伟老师判断,随着AI时代的来临,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将由正态分布走向帕累托曲线分布。中间层人才会被AI大量挤占和替代,而另一端是高端人才的缺乏。

  AI时代的这一人才发展趋势,在华为智能制造上已经体现得比较明显,基础工人在减少,工匠科学家在增加,学历结构也由大专为主变成以硕士和博士为主。

  现有人才如何适应这个时代呢?黄卫伟老师认为,个人的学习能力非常关键,也包括转型和跨界的能力;其次是要有进取意识,想改变自己。

  蓝血研究在专访时问到,面对世界第二次人才大迁移的机会,华为如何建立自己的筛选机制和导入方法?黄卫伟老师说:“高端人才重视的是机会,华为正在加大投资,不仅在创造平台和机会,并且在增加工作机会的挑战性;其次,华为的人才待遇已达到世界最高级水平,与Google、微软、苹果等实现对齐,高端人才到华为没有后顾之忧。华为通过这两个条件的创造来让人才自己做筛选。”2017年,华为研发投入为896亿元人民币,用于研究的投入占20%左右,还会逐步加大到30%左右,这为华为吸引高端人才创造了条件。

  数据流管理专家Ronald Van Loon提出一个观点,企业提高人才竞争力取决于5大关键要素,包括愿景、目标、数据获取、数据驱动的文化、端到端的平台。华为也正是通过“致力于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这一愿景和使命,感召更多的年青人才找到工作的意义,实现个人的价值。

  AI时代,企业要进一步敞开人才的喇叭口,华为的经验,一是鼓励吸收各专业的杂家进入各体系,比如招聘测绘博士进GTS,招聘生物学、医学人才进入电气学,将新的思维方式和新的方法应用于业务。任正非将此比喻为“人工智能煮饭的时候,就像东北那个乱炖,管他什么都炖进去,不知道谁能炖出味道来。瞄准未来,生物学的萝卜拿来炖一下,牙医的萝卜拿来炖一下,还有好多学科的萝卜,只要他们愿意转行,他带来的思维方式都会使我们的人工智能更成熟”。二是要能容忍“歪瓜裂枣”,容忍一些不太合群的人,允许他们的思想能在公司发酵。因为很多优秀人才都是歪才。没有人能想象受贝多芬是一个聋子,但不妨碍他是一个伟大的音乐家。如此,才能一代代将星闪耀。三是在业务转折过程中,通过“转人磨芯”,磨砺人,转换人,筛选人。企业不对每个人负无限责任,但给每个人公平的机会进步。

  AI时代华为是否会面临人才过剩呢?黄卫伟老师解释说,在单点突破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人才的重复感,会有一定重叠,但光靠规划,资源投入可以很经济,可是从效率来说未必是好的,所以人才方面也要考虑市场机制和计划机制两者结合,“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这是华为2017年提出的方针,方向明确了以后,可能更需要市场机制,顶层设计反而容易看偏,活力也没有了。组织资源会不会浪费很难判断,但平台在积累,在做厚,在靠近成功,就必须要有一定冗余。但在华为研究领域没有失败的概念,只要证明此路不通也是战略贡献,而且能力在积累,这个意义不亚于成功。

  4 不信任管理走向信任管理

  华为人力资源纲要2.0总结说,华为以前采用的是不信任管理方式,要逐步过渡到信任管理,这一点如何解读呢?黄卫伟老师介绍说,华为从1999年开始花很大力量引进西方流程化的管理体系,这套体系引进其实就是基于不信任,基于不信任去完善流程,希望整个企业运行和管理摆脱对人的依赖,但是这套体系经过十几年的建设,现在感觉某些地方有一点过了,这是从不信任管理走向信任管理的大背景。不信任管理,需要大量的管理成本来做控制。现在随着AI的发展,数据运维越来越透明,这样更适合一种信任方式来进行管理,因为不怕失控。

  5 AI时代华为面临哪些挑战

  1、华为是不是已经陷入了创新者的窘境?

  创新者窘境的一个很大表现是,在市场上不断追求高价值客户,产品技术含量也越来越高,产生功能过剩,这恰恰给新创公司提供切入机会,逐步用低成本方案把一些优秀大企业给颠覆了。这就是回不去的低端市场所产生的尴尬。

  黄卫伟老师认为,华为虽然是一个有很强技术背景的公司,但它有两个轮子进行驱动,一是以客户为中心,客户需求导向开发;二是用技术导向研究,但技术和研究最终又要回到客户需求上。华为手机采用双品牌策略,华为品牌定位于高端,瞄准的是苹果、三星,荣耀品牌定位虽然相对偏低端,但华为始终在为低端市场创造产品,而不是简单通过降价来满足低端市场需求。

  华为虽然是以客户为中心,但又不盲目地贴近客户。任正非曾说:贴近客户就没有战略。靠客户太近的话,就只能是满足其短期需求,而容易错过大的战略机会。客户需求,是一个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过程,这样才能做出真正的产品。

  2、华为做大以后,多元化是不是也成为一个必然?

  黄卫伟老师说,多元化分两种,一种是横向多元化,另一种是产业链上纵向多元化。华为实际上是后一条路线,企业做大以后,业务组合一定是多元化,否则没有办法平衡风险。华为所在通讯行业具有周期性特点, 3G装满了,4G没有来就没有订单,4G装满了,5G没有来就没有订单。通过纵向多元化,华为把增量市场和存量市场结合起来,存量市场增长的时候,运营商业务可以快速增长,存量市场下降,增量市场又补上去,这样可以帮助度过艰难期,甚至可以在谷底实现弯道超车。

  3、大家都在做平台,华为的优势在哪里?

  黄卫伟老师说,核心看谁的平台能够更有竞争力,能突破关键技术,能给合作伙伴赚钱。华为和互联网公司有很大区别,互联网公司是追求股东价值最大化,但这种思维模式想走到前面去不容易。华为在自己所处的领域,要做到领先就要聚焦,就要做产业门槛,没有门槛的产业是不值得做的,门槛方面技术是关键,还包括规模、经济、品牌等等。

  任正非也在内部强调过,华为不做公共人工智能产品,不做小商品,始终保持在主航道上。AI现在有泡沫的,做得太碎、太浅不可取。人工智能仍然是新生事物,在实现过程中双轨运行,要接受阶段性的成本上升,实现清晰的长期目标,不要“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华为要的是旗开得胜和最终成功。

  4、您在2017年10月,曾总结过华为面临的四大挑战,包括:如何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化转型成功,如何管理创新和不确定性,如何简化管理、激活组织,如何保持长期艰苦奋斗。现在有什么变化吗?

  黄卫伟老师回答说,这个归纳没有经过华为认可,我觉得都在进展中,但这四个挑战仍然存在!

  黄卫伟老师最后还提醒说:华为值得中国企业学习,但如果不端正经营态度,不树立长远目标,你是从华为学不到东西的。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邱利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keji/2018101168435.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