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JKU.NET

巨亏20亿,一年亏光七年净利润!西部矿业年报大变脸,上交所

  家里有矿的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今天的主角不仅家里有矿,而且还有七座。这家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有色巨头(西部矿业(601168))今日晚间发布的公告让一众投资者彻夜难眠,大幅下修业绩预期,2018年度净亏损约20.63亿元。掐指一算,预亏近21亿,一口气亏掉了过去连续7年的净利润。

  而有意思的是,在业绩变脸之前,一切都来的毫无征兆。因为此次业绩变脸主要是因为对联营企业青投集团的全额计提,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8年半年报公布的财务数据青投集团还有100亿的净资产,但是现在却归零了。

  晚间,上交所就向公司发函,询问公司之前为什么没有任何风险提示和信息披露。

  业绩“变脸”:从盈利1亿到巨亏20亿

  18日晚间,西部矿业业绩预告更正公告显示,与上年同期相比,西部矿业预计2018年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亏损额为20.6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20.36亿元。需要说明的是,这将是公司自上市以来出现的首亏。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29日,西部矿业发布了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将实现盈利。业绩预告显示,西部矿业预计2018年1月-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亿元,同比减少78.00%。而对于业绩大幅下滑,西部矿业表示主要是受公司联营企业四川会东大梁矿业有限公司经营亏损较大影响所致。

  然而时间过去不到3个月,西部矿业业绩便上演了大“变脸”,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西部矿业表示,主要是受累于长期股权投资出现较大的减值损失。据悉,西部矿业投资的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投集团”)存在减值迹象,于是,公司在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协助下对该股权投资的可回收金额进行了评估,而经评估结果显示,公司对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为0,因此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25.22亿元,这对公司去年净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不过,西部矿业同时表示,对青投集团减值损失的确认对公司的主业盈利能力及经营现金流量不产生影响。

  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计算,西部矿业此次巨亏,一口气亏掉了公司过去7年的净利润,而从公司上市以来的业绩看,公司也从未出现过如此巨额的亏损。

  而更有意思的是,根据证券时报此前的报道,西部矿业属于西矿集团的支柱产业,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有色巨头”,总部位于青海省西宁市。公司从锡铁山开始,公司不断向外拓展,现在总共有七座矿山,有色矿六座,黑色矿一座。省内有锡铁山铅锌矿,赛什塘铜矿,在省外,有西藏的玉龙铜矿,玉龙铜矿在西藏富有盛名,拥有700多万吨资源量,年处理矿石量是230万吨,生产3万吨铜。在四川有两座矿山,一个在甘孜州,叫四川呷村银多金属矿,另外一座在凉山州,叫四川会东大梁铅锌矿。在内蒙古的巴彦淖尔市有一座获各琦铜矿,伴生铅锌,还有一个铁矿叫双利铁矿,这样总共七座矿山。

  半年内百亿净资产蹊跷归零 董秘“零风险”信披遭上交所问询

  如前述所讲,西部矿业巨亏的主因是受累于长期股权投资出现较大的减值损失,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25.22亿元可回收金额为0。

  那么青投集团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呢?

  2013年,在青海省国资委的操盘下,西部矿业和青投集团签订增资协议,

  以公司所持下属子公司百河铝业100%股权、西海煤电100%股权、西部碳素100%股权、分公司唐湖电力的整体资产以及公司所拥有对上述公司的债权和部分现金,合计29.66亿元作为对价,认缴青投集团的新增注册资本,公司持有青投集团增资后35.89%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从当时标的公司的业绩来看,百河铝业2012年亏损1529万元,西海煤电2012年亏损3627万元,西部碳素2012年盈利113万元,唐湖电力2012年亏损2.1亿元。

  就业绩上来看,此次以这些资产对外投资有种剥离亏损资产的意思,公司当时表示,“增资若顺利完成后,有利于公司整合资源,优化产业结构,提高核心财务指标,增强盈利稳定性”。

  时间持续到了2018年上半年,据西部矿业的2018年半年报,青投集团净资产为108.8亿元,西部矿业还持有青投集团20.36%的股权,按照比例计算,西部矿业持股净资产有22亿。

  为什么会出现清零的状况呢?

  据西部矿业4月18日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如前所述,西部矿业表示,公司根据青投集团存在的减值迹象,在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协助下对该股权投资的可回收金额进行了评估。经评估,公司对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为零,因此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25.22亿元。  4月18日,在西部矿业发布业绩变脸公告不久,上交所也火速向公司下发了问询函。

  问询函提了三个问题:

  1、青投集团股权出现减值的原因与具体时点,公司在前期业绩预告中,未预计该项重大减值损失的原因、决策机制和主要决策人;公司及评估机构确认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为0的依据、合理性及具体测算过程,是否存在一次性计提以进行财务大洗澡的行为,该会计处理是否足够审慎?

  2、经核实,公司至今未就青投集团生产经营遭遇严重困难、公司可能遭受重大损失进行过任何信息披露,亦未提示过相关风险。公司是否在青投集团中拥有董事会席位?公司未及时披露青投集团生产经营遭遇严重困难、公司可能遭受重大损失的原因及主要责任人是谁?

  3、公布青投集团现在的财务数据,青投集团的生产经营状况何时开始恶化、恶化过程及原因;公司所持青投集团股份的后续处置计划及财务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梳理资料时还发现,青投集团暴雷此前其实早有迹象,2019年2月,就有媒体报道青投集团出现债务未及时兑付的情况,最后公司公告解释称属于技术性债务违约,已经完成兑付。

  而公司在今日公告中还声称,《西部矿业2018年度业绩预减公告》中对于业绩预告内容的准确性作了充分风险提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翻开西部矿业《西部矿业2018年度业绩预减公告》发现,在风险提示栏中,西部矿业仅表示,由于公司联营企业

  2018 年经营业绩尚未最终确认,可能会影响本次业绩预告内容的准确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股票配资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jku.net/peizi/2019042010822.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